这儿锦!
请多指教!
--------------
全职/叶受only
fgo/ 伯爵右/印度兄弟/圆桌兰斯

【黄叶】我真的不是Omega

*梗来自空间

*ooc,慎

*虽然是ABO但并没有第八字母君

正文:

叶修是一个Beta,一个再正常不过的Beta。

 

年满14岁的人类会开始显现他们的社会性别,这是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的。不过,就算是处于幼年期的人类,会成为Alpha的那群人还是有着一般人所没有的出色体魄和强势的性格;幼年期的Beta和Omega倒是没有什么区别。而如今,成年的Omega也能靠着抑制剂来让自己变得与Beta没有两样──除了发情期可能会来得更猛烈一点以外。

他其实觉得Omega还是很可怜的,就算有了抑制剂,他们对Alpha的抵抗力依旧是异常的低下。幸好现在的Alpha已不像很久以前那样将Omega视为附属品或是生产工具──当然,还是有一部分的Alpha会不顾Omega的意愿进行强行标记。但是只要被抓到,那些Alpha也没有好果子吃。

 

说回正题,虽然叶修不是个具有压倒性优势的Alpha,他对Beta的身分也从未有过不满。不如说,他觉得普通的Beta真的没什么不好,还不需要担心发情期的到来。对于这点,叶修是很满意的。

在大学校园中,关于各个属性的区分还是非常完善的。例如他们绝对不会把非伴侣的Alpha和Omega分到一个宿舍里面──谁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校区里有四栋宿舍建筑,Alpha、Beta、Omega还有情侣宿舍。

顾名思义,情侣宿舍是给那些灵魂绑定或是确定了恋人关系的人们住的。 

 

19岁却仍然单身的叶修自然是住在普通的Beta宿舍。不过作为学生会长,住单人间是肯定的。这对一直都很注重个人隐私的他而言无疑是个好消息,坏处是电梯坏掉时叶修必须要爬上十层的楼梯。作为一个正紧宅男,叶修只能祈求上天保佑宿舍少少停电了。

 

──今天显然不是个好日子。

当叶修站在房门口累的气喘吁吁连烟都叼不住掉在路上,一边还要从兜里掏出钥匙时这么想到。

才在一个星期前维修过的电梯在他准备搭乘时坏掉的事先不说;历史课教授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给了一个超难的随堂考、在没有障碍和裂缝的的路上凶狠地跌了一跤、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从青菜底下蠕动而出的白色毛毛虫……这一切都让他觉得他肯定是忘了烧香拜佛,因此叶修决定翘掉下午的课,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等待今天过去。

 

看见房间里坐着一个人的时候,叶修已经不感到意外了。

他好心累,他真的好心累。

 

「噢,你回来了。」坐在他书桌前的大男孩骄傲地扬着头颅,用仰视的角度以俯视的眼神看着他,浑身散发着他感受不到的Alpha的气息:「我觉得你该把房门关上,你不会想让其他人听到我们的谈话的。」

 

即使叶修并不是想遵照对方的话去做,他还是把房门关紧并上了锁。

他可以打赌,今天幸运值为负数的他如果不这么做,那会有更糟糕的情况发生。

 

「感谢你的配合,看来你还是个听话的家伙。」Alpha说话的语气在他耳里带有自以为是的味道:「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个伪装成Beta的Omega。」

 

他叹了一口气,对今天的自己绝望了。

 

叶修是一个Beta,一个被误认为伪装成Beta的Omega的Beta。 

 

*

 

他知道这个Alpha是谁。纵使两人并没有真正认识过,叶修也曾经远远地看过对方与其他Alpha玩闹的样子、坐在水池边写生的样子、在篮球赛中碾压对手的样子。

他不能否认自己不讨厌这个Alpha。嗯,就算在今天之前他们一句话也没说过,就算他未经允许就进入了自己的宿舍、说话还如此不客气。

 

「你误会了,那边那个。」叶修扔下书包,从裤兜里掏出烟点上,星星火光忽明忽灭。然后他挎着大步走过去,坐到了离书桌稍远的床尾:「我是一个纯正的Beta。虽然学院是挺不靠谱的,但在入学检查那块倒是没出过错。」

Alpha哼了一声:「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瞒混过去的,但你一定是个Omega。」

 

叶修实在不明白眼前这个人的自信究竟是从何而来,简直是匪夷所思。

 

他再次叹气:「好吧,这个暂且不论,反正你不会相信我。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记得作为学生会长,我的宿舍钥匙除了我就只有我们宿舍长有了吧。」

「就是你们宿舍长给的。」Alpha倒是很大方的承认:「据说他暗恋我很久了。」

 

叶修在心里咒骂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废物点心,为了八卦居然都能把暗恋搬出来当借口。

 

「好好我知道了。」他取下叼着的烟,呼出一口白雾:「那么,能说说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个Omega吗?」

Alpha清了清喉咙,十分理直气壮地说道:「直觉。」

 

「……你刚刚说啥?」

 

「我说直觉!你的耳朵难道退化成摆饰了吗!」Alpha像是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似地大声宣布:「即使你用了抑制剂我也能知道你就是个Omega!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确定了!」

 

这一定是叶修的人生中听过最大的笑话,没有之一。

 

他清了清嗓子,保持语调上的平稳和嗓音中的淡定:「你的直觉又不一定就是对的。而且我的父母都是Beta,我不可能是Omega。」

「难道你就不能是他们捡来的吗?」Alpha换了个坐姿,稳稳地靠在椅背上:「弃婴并不少见。」

 

空气中忽然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麝香气息,因为太过浅淡,叶修甚至不能分辨那是不是他的错觉。

 

面前的Alpha是位迷人的男性,也了解怎么做能散发出最大的魅力。他相信如果此刻在这个房间里有10个人,10个都会为这个人所倾倒,不论是Alpha、Beta或是Omega。

除了他以外的十个人。

 

他那个医学专业现在正在当校医务室的实习医生的弟弟曾开玩笑地说,只要哥哥没有那个想法,100个散发着信息素跳脱衣舞的Omega都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笨蛋弟弟管这个叫什么?喔,对,性冷感。

 

于是他和Alpha安静地对峙了至少三分钟,大眼瞪小眼。

 

「你怎么能没有任何反应!」Alpha首先拍打着椅子扶手站了起来:「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先生。」他回道:「如果你没有其它事的话,我累了,想睡觉,可以请你出去吗?」

 

Alpha的动作停滞了半秒,随即怀疑地瞇起了眼睛:「这么快就想赶我走了?让我猜猜……是不是快要忍不住了?想要我快点出去,然后吃下抑制剂?」他又坐了下来:「我偏不出去,看你怎么办。」

 

「……随便你吧,你想留就留,别吵我。」他无力地背对着书桌躺下了,拉起被子、闭上眼睛:「这年头,非法闯入者还有理了。」

 

他身后的Alpha僵了下,还是硬撑着在房间里待了半个小时,直到他确定躺在床上的Beta真的呼吸绵长地陷入了沉睡。

Alpha愤怒地摔门走了。

 

哦,还留下一张写着自己名字的字条。美名其曰方便联系。不过大少爷你只留个名字不留电话号码要人家怎么联系?虽然人家并没有想要联系这个自己房间的'非法入侵者'的想法。


他拿着纸条扫了一眼上面龙飞凤舞的字体当成废纸就扔进垃圾桶了,不过那名字,倒是深深映在叶修的脑海中,记了一辈子。


————————黄少天。

*

 

从那天起,他的生活里多了个侵入者。

 

上课时满是Beta的教室里偶尔会多了个引人注目的Alpha,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对面的座位会出现一个占去2/3个桌面的餐盘,打开房间门会看见床上趴着一个看漫画的大活人。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在叫做黄少天的Alpha第五次不请自来地进了他房间的时候,他终于坐到对方身边严肃地说道:「你已经严重影响我的生活了,先生。」


他都气到用上尊称了。


「谁让你一直不承认你是个Omega。」黄少天撇开视线,手指头无意识地在软绵绵的床垫上戳了好几下。

 

「我重申过好几次了,你也测试过了,我确实是个Beta。」他皱着眉头又一遍向面前的人解释:「我不会因为你步步紧逼就说谎,你这样只让我觉得很烦。」


趴在床上的男人抬头,眼里是掩藏不住的错愕和不敢置信。

 

黄少天在学院里的Alpha中虽然称不上数一数二的帅气,却也是个好看的人,这个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平时像成年野狼一样锐利的眼神和面部线条在此刻却如同幼崽般无辜,但叶修还是那样平静地看着,就像面对一个普普通通和自己一样的bata,如平静的湖面一般不起一丝波澜。

 

Alpha张了张口,最终没出说一句话。

 

这换来了两个星期的安稳。班上有些同学向他打听黄少天的消息,他一律回答说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你们不是朋友吗?」他们惊叫:「我们难得能和Alpha搭上线啊!有时候我们在他们眼中的存在感还不如Omega呢!」

「他只是个怪人而已。」叶修这么说。

 

叶修再次见到Alpha的地点是医护室。他被篮球砸到脑袋正躺在病床上休息,黄少天就被同学们架着进来了。

 

「怎么回事?」这个时候校医不在,只留有看上去就像后辈的年轻医生。他迎了上去,端详着对方手上和脸上还在滴血的伤口。

Alpha们叽叽喳喳地形容伤员是怎么和人起了冲突,还把一面镜子给打破了。挂着实习医生牌子的男生挥了挥手表示了解:「他和另一个人吵架,那家伙呢?」

「没受伤啊,被叫去老师那里了。」说得最起劲的学生眨了眨眼:「听说是那浑蛋先挑衅的。」

 

实习医生接管了伤员后,那群Alpha嘻嘻哈哈地走了。

 

病床上的叶修拿开遮着眼睛的手臂望过去,黄少天正好也看了过来,四目相对,双方都很明显地愣住了。

 

「怎么现在的前辈都这么麻烦啊啊啊。」男生没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一脸崩溃地为对方清理伤口,一举一动都像是从教科书复制下来那般规矩。完事后他将手里的东西一丢,一边嘀咕着一边在叶修'弟弟走好啊!'的喊声中踏踏踏跑出医护室。

 

Alpha呆坐在椅子上,似乎是被叶修叫校医弟弟的表现吓到了。叶修挥手道别了弟弟之后就不再理他,兀自又闭上了眼睛。

 

时钟一秒一秒地推进,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柔软的床垫有一角陷了下去,他半睁着眼,看到黄少天坐在旁边。

 

「校医是你弟弟。」

「嗯。」

「原来如此。」

「嗯?」

 

黄少天的声音突然兴奋了起来:「所以你这个Omega才能假装成Beta这么久都不被发现!原来是校医帮你打了掩护!」他的语气透着洋洋得意的感觉,貌似非常满足于自己找到的真相。

 

叶修沉默几秒,用力在那只刚包扎好的手上捏了一下,将对方的惨叫当成了摇篮曲。

 

*

 

「你怎么又来了。」他关上房间门,拿这个故态复萌的访客实在没办法。

 

黄少天晃着两条腿坐在他床上,神情高傲:「你不能赶我走!你要是敢那么做,我就把你是Omega的事宣扬出去!」

叶修不想管他了,坐在书桌前开始刷刷刷改学生会山一般高的日常文件。

 

被无视的Alpha趾高气昂地站到他身后:「现在知道怕了吧!快点向我道歉!」

 

「为了什么?」

「为了你不礼貌的态度和那天让我伤上加伤的事!」

「喔。」

 

然后这件事就没有了下文。叶修还是在批他的文件,黄少天又趴到床上看他带来的漫画。

等Alpha把漫画都看完之后就觉得无聊了,他往还在批文件的叶修看过去:「喂,你还要弄那东西多久?」

 

叶修不理他。

「喂!」

不理。

「喂,叶修!」

还是不理。

「装成Beta的Omega!」

 

没得到一句响应的黄少天狂暴地跳下床,将转椅转向自己,两只手撑在书桌上,危险地凑近叶修的脸:「你要批到什么时候?」

叶修的手上钢笔还没放下,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黄少天:「写到你承认我是Beta的时候。」

 

黄少天摇摇头,态度很是坚决。叶修看的很是不爽:「那不行!你就是Omega!否认也没用。」

 

「那我没什么和你说的。」他推开对方,转了一百八十度回去面对他的文件,明天还要交呢,今天批不完明天又要被韩文清说偷懒了。

然后不到两秒,他又被连人待椅转了回来,耳边是Alpha气急败坏的嗓音:「你为什么不承认你是Omega!我又不会欺负你!」

他冷冷地说:「那你为什么又非要我说我是个Omega?」

 

「你不是Omega的话,你不是Omega的话……」黄少天无所适从地在房间里走了两圈,最终颓丧地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低着头讷讷地咕哝:「标记……」

 

叶修抿起嘴角,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良久,他才开口:「我不是Omega,真的不是。没有能让你为之发狂的信息素、没有高得吓人的生育能力、没办法被你长期标记,你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像你这么优秀的Alpha,应该有不少Omega……真正的Omega,愿意依附于你才对。」

Alpha看着他:「……你不行吗?」

 

他们的目光在半空中碰撞,有着迷惑和那么一点的爱恋。

 

「不──」

黄少天在他说出答案之前就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他面前,弯下腰贴近他。

 

四片唇瓣紧紧相贴,黄少天独有的信息素霸道地垄罩着他。钢笔从手中滑落,落地的轻响被放大了数百倍,跟血液流动的声音一起敲击他的鼓膜。

两人都睁着眼,角力似地瞪着彼此。来不及闭上的嘴巴被另一个人入侵,呼吸间只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少天终于放开了他,用额头抵着他亲昵地蹭了蹭:「你是Omega,一定是。」

他发出一声叹息,抬手环住了Alpha的脖子。

 

*

 

叶修睁开眼睛,看到从窗帘间钻进室内的阳光。

 

如同过去的每一天那样,爱人的呼吸从身后洒在他的脖颈间,一只手还牢牢地抱着他的腰。他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让两个人的肌肤相贴在一起。

半晌,他把腰间的手拉开,起身拿了摆在床头柜的衣服穿上。

 

衣服才穿了一半,两只手又自后方圈住他的腰将他往后拖。

 

「别闹。」他拍了一下在身侧拱来拱去的脑袋:「我要起来了。」

 

脸还蒙在被单里的Alpha声音有些闷:「你什么时候才会不吃抑制剂?」

他仰天长叹:「我说剑圣大大,这十年里,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吃抑制剂了?」

 

「我们又不是24小时全年无休都黏在一起。」Alpha抱怨道,撑起上身,下巴抵着他的肩膀。

 

「闭嘴。」他说:「我是Beta,我已经说了无数遍了。」

「好吧。」Alpha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把脸埋进他的颈窝:「我的Omega,你的味道真好闻。」

「你差不多该够了,」他继续艰难地穿着衣服:「老是跟我争这个累不累?」 

 

他的爱人讨好地在他的锁骨处轻舔几下,闷闷的笑意从胸腔传递到他的背部。

 

「从你被我选定的那一天起,你就只能被我标记了,谁也不能把你染上其它味道。」

「不是每个Alpha都像你这个神经病一样想标记一个Beta。」

「那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我也不想标记那些Omega。」 

 

叶修低低地笑了,倚在自己的Alpha肩上:「笨蛋,Omega有什么不好。又香又软易推倒。」

「没你好,除了你我谁都不要。」他的Alpha收紧了手臂,这样回道。

——————————————————————

lo主の废话:

啊啊啊啊啊黄少完全ooc了嗷嗷嗷一点话都没有果然把握不好啊啊啊

看到最后的都是天使QAQ

以上来自刚刚考完试只能浪最后一天的某晏

最后 还债进度:5167/735

评论(25)
热度(300)
  1. 有钱任性就是不买韩货的李小草久汣玖杦 转载了此文字

© 是个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