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锦!
请多指教!
--------------
全职/叶受only
fgo/ 伯爵右/印度兄弟/圆桌兰斯

【韩叶】当叶神点亮厨艺技能

*ooc,ooc与ooc

*私设严重,慎

*文不对题怪我

1. 

基本上没人知道,叶修是下得了厨房的。而且手艺还不一般,可以和专业厨师一拼的。

 

 大多数人包括和叶修朝夕相处的人因为他平日里糟糟蹋蹋,一天到晚就靠储备的红烧x肉面过日子的样子而主观的以为叶修的厨艺,嗯,大概可以把厨房给整个炸平。

 

 因此,要说韩文清知道叶修的手艺可以和专业厨师一拼时,他不惊讶,那就是假的。

 

事情发生在一个雨天的夜晚。

 

2. 

「——你在搞什么?」 

 

当叶修对这霸图俱乐部锁上的玻璃门发楞的同时,一场倾盆大雨将他从头到尾淋了个彻底。

 

 哎呀,这下不妙——这么想著的叶修倒也称不上焦躁,他向来不太在意自己的身体如何,对他来说,能打荣耀就足矣,所以淋点雨也算不上什麼,既然淋十分钟是湿,淋一小时也是湿,干脆就这样去找个宾馆算了。叶修甚至这么打算。

 

 他没想到会遇见韩文清,撑著一把不大的伞,皱著眉头很是不高兴,使得那张被粉丝戏称为'钱包脸'的脸更黑了一层。 一切如此顺理成章。

 

回过神来,他已经坐上那辆一看就是国产汽车的副驾驶座。 韩文清开车亦如他打比赛时的沉稳。车内却没什么布置,散发著老旧的汽油味,看得出主人鲜少使用它。

 

「意外的朴素啊。」

 

「啊?」

 

「我还以为年薪几百万的韩文清大大一定开进口车?」

 

「反正不常用,能开就好。」

 

 车上没有毛巾,韩文清便把车内空调调高了两度。

 

「……」

 

 「……」

 

「……你怎么会在这儿?」

 

 「有东西落在俱乐部里了。刚刚想起来过来拿。」韩文清瞥眼,正好能看见身旁叶某人头顶黑色发丝之间小小的发旋。

 

 「这样啊。」叶修扯扯黏在身上的白衬衫,由于被水淋湿的缘故,布料变得透明。韩文清甚至能透过那一层布料看见叶修白皙透着浅粉的皮肤,还有胸膛上两粒殷红的小点。

 

韩文清皱皱眉头,努力集中精力开车。他感觉有些心浮气躁,这种情绪在一向沉稳的韩文清身上极少出现,那极少的几次,也都是因为同一个人而出现。不过韩文清自己没发现就是了。

 

3.

 

 野猫。

 

 这是韩文清对叶修的评价。

 

那份隐藏于惰懒无所谓底下的骄傲及难以捉摸,有时就和那只经常在俱乐部门口附近出没的野猫没有两样。

 

在附近悠闲地踱著步,理所当然地把这里视为自己的领地,在偶尔为之的喂食时露出理所当然却有些高兴的表情,机警又狡诈的生物。

 

「有点作为客人的自觉。」

 

「有什么关系嘛,都认识这么多年了。」 这两者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严肃如韩文清,也被叶修神一般的逻辑弄得忍不住想吐槽。

 

 如此心安理得地踏入别人的居所,稍稍给一点善意就会得寸进尺。 就像被野猫侵门踏户一般。到也不是气愤或著什么的,就是一种无奈。 

 

「已经把浴室借你了,就不能安分一点麼。」 

 

「说到这个,真是多谢你了老韩,想不到突然会下那麼大的雨——」 叶修卷起嘴角,毫不注意韩文清过於宽大的衬衫挂在他身上时露出的半边侧颈:「要不我就把自己卖给你以作报答?」

 

「乱来。」韩文清莫名感到些燥热,他掩饰性的想面前的青年伸出手去想替叶修扣上敞开大部分扣子的衬衣,却不想被人扒着手臂躲开。

  

叶修脑袋一缩,很轻易地从韩文清右臂下的空隙中钻了过去。常年没打理的黑色半长发搔过韩文清右臂上的皮肤,有些细小的痒意,似乎搔到了心里头去。

 

「老韩你不会当真了吧?哥可是很贵的就算你倾家荡产也买不起噢。」最让霸图粉怒不可赦的叶氏嘲讽语气,叶修从另一张沙发后探出头来。「算了不逗你了,嗯对了你还没吃晚饭对吧?」 得到韩文清肯定的回答之后,叶修直起身子站起来,「虽然好久没动手了,可不要嫌弃啊老韩。」


4.
 「老韩你进来干嘛…」

 

叶修被玻璃门突然拉开发出的刷拉声吓了一大跳,手里盛着乳白色汤液的小碟差点滑落,撒了几滴汤汁出来,烫的叶修呲牙咧嘴。

「呃…进来看看…」霸图队长支支吾吾,一反常态。韩文清闭了闭眼,像是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似的开口,「我来帮你吧?嗯…就是打打下手什么的……不会碍你事的。」

 

「好啊。那来尝尝?」

 

叶修顺手从灶边端起个烫过未凉的小碟,用汤瓢舀起一点高汤。然后递到韩文清面前。

 

手微微抬高,正是韩文清一低头便能喝掉碗中汤的高度。可韩文清生来不懂情趣为何物,伸手接过碟子吮了口,然后解释。

 

「烫。」

 

叶修哭笑不得,只得接着问。

 

「味道如何?」

 

韩文清抿抿嘴,然后回答:「淡了点儿。」

 

「的确,」叶大厨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加点儿盐吧。」

 

然后韩文清就看见叶修从不知道什么好像是异次元空间的地方拉出一个西瓜一般大的电子称。而且还是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的那种。

 

我家什么时候有这种东西了?

 

韩文清突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再自己家里。

 

5.

虽然这东西并没有什么用。

 

到了最后叶修还是没能坚持到称精确了的时候,拿着盐瓶靠着感觉撒了把下去。

 

咸过头了,这是结局。

 

「嘛,将就着喝了就好。」对此,叶大厨持不甚在意。

 

韩文清:……

 

他不觉得有什么更好的符号或者话能表达出他当时悲愤却无可奈何的内心了。

 

 

6.

天色渐渐沉了下来。

 

韩家客厅里,韩叶二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饭饱餐足之后人的脑袋就会不受控制的涌起睡意,再加上电视里播放着的相声节目叶修觉得实在无聊,眯了眯眼打了个哈欠。

 

有点困唉……

 

「老韩借我靠一下哈……」

 

最后几个字消失在浅浅的呼吸声中,叶修身子一歪,脑子靠在身边韩文清的肩膀上闭上眼睛睡得不省人事。

 

在叶修靠过来的那一刻,韩文清的身子就像是中了龙牙一样僵硬住了,他偏过头去看着叶修,不知名的情绪和冲动促使他低下头吻住那两片唇瓣,蜻蜓点水般不带情欲,然后离开。

 

 

叶修微微眯起眼,像是被人抚摸下颔时舒服地仰高颈子的猫 




虽然接受其他任何人替他顺一顺毛发,却会独独推拒韩文清伸过来的手,仗著宠爱使著小性子。


但只有——只在韩文清面前,他会转身露出肚腹,让对方挠上一挠。


偏偏就贪恋那样柔软触感和暖和的温度。


果然是只猫啊,韩文清想著,伸手去揉他一头手感柔软的黑发。

 

「晚安。」

 

我的恋人。

————————————————————

                          放放小号的文证明我还活着          

                          占个叶神生贺的tag          

评论(11)
热度(140)

© 是个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